Category: others

others

12歲少年釋放嘻哈熱情,人小鬼大嗨翻全場

read 在12月7日的落下帷幕的“地下8英裡”呼和浩特站的比賽上,12歲嘻哈少年瑞昂帶著《You Already Know》和《Young Tiger》兩首歌亮相舞臺,嗨爆全場,掀起陣陣掌聲,雖然在與最強對手空格的battle中敗下陣止步八強,但展現出的創作實力和演唱水平卻征服瞭眾多觀眾。在當晚的比賽中,萬塞文、空格、YAOKI等實力強勁的Rapper們紛紛使出渾身解數,可謂是神仙打架局,作為裡面最小的選手,瑞昂所面臨的壓力可想而知,但他頂住瞭壓力,在當晚的表演環節大放異彩,呈現瞭一場精彩的視聽盛宴,不僅引得場下眾人陣陣歡呼,就連選手們也紛紛為這個12歲的小後輩鼓掌尖叫。   在這次的比賽中,瑞昂也收獲不小,地下8英裡的舞臺是小瑞昂自開始學習嘻哈音樂就一直渴望站上的地方,今年第一次站在夢想的舞臺上,瑞昂的激動之情溢於言表,雖然表演不算完美,聲音也聽起來難掩稚氣,但弟弟閃閃發光的雙眼讓我們看到瞭不一樣的少年嘻哈,賽後,瑞昂在與眾多粉絲合影交流後表示通過這次的比賽自己學習瞭很多東西,和其他Rapper的交流切磋也讓他看到瞭自己的不足和缺陷,同時願意付出更多努力繼續完善自己,我們期望他再次來到地下8英裡舞臺,再次向冠軍發起挑戰,我們期待成長中瑞昂能夠帶來更優秀作品,更飽滿的激情給粉絲朋友們展示不一樣的“瑞昂style”!

2NE1用鸚鵡做道具被指虐待小動物 經紀公司已出面道歉

2NE1成員CL     韓國女子團體2NE1(2NE1的中娛微博)最近在節目中表演新曲,不過其中一名成員在表演時,卻帶著一隻鸚鵡登臺,引發動保人士抗議,認為動物對燈光很敏感,這無疑是虐待牠們;對於動物保護組織的指責,2NE1所屬經紀公司也正式公開道歉,表示未來不會再帶動物上臺演出。 read     韓國歌唱節目片段:《Are you ready?》     韓國女子團體2NE1發表新曲,一出場氣勢如虹,不過仔細一看,成員CL的右肩上站著一隻活生生的鸚鵡。表演中帶著一隻鸚鵡登臺,雖然吸引眾人目光,但是卻也引發討論,因為有動物保護組織指出,鳥類對光和聲音都非常敏感,帶著鳥類登臺,就等於是虐待牠們。     2NE1邊唱邊跳,但是肩膀上的鸚鵡卻需要靠不停展翅,才能站得穩,不隻有鸚鵡變成表演道具,舞臺邊還有黑白天鵝,雖然有人大贊2NE1表現出色,但是也有觀眾批評,認為帶著動物上臺表演就是虐待動物。     事後2NE1的經紀公司也為這件事正式道歉,更表示未來2NE1演出時,將不會再帶著鸚鵡或是任何動物登臺。 中國娛樂網 禁止轉載

12歲少年釋放嘻哈熱情,人小鬼大嗨翻全場

在12月7日的落下帷幕的“地下8英裡”呼和浩特站的比賽上,12歲嘻哈少年瑞昂帶著《You read Already Know》和《Young read Tiger》兩首歌亮相舞臺,嗨爆全場,掀起陣陣掌聲,雖然在與最強對手空格的battle中敗下陣止步八強,但展現出的創作實力和演唱水平卻征服瞭眾多觀眾。在當晚的比賽中,萬塞文、空格、YAOKI等實力強勁的Rapper們紛紛使出渾身解數,可謂是神仙打架局,作為裡面最小的選手,瑞昂所面臨的壓力可想而知,但他頂住瞭壓力,在當晚的表演環節大放異彩,呈現瞭一場精彩的視聽盛宴,不僅引得場下眾人陣陣歡呼,就連選手們也紛紛為這個12歲的小後輩鼓掌尖叫。   在這次的比賽中,瑞昂也收獲不小,地下8英裡的舞臺是小瑞昂自開始學習嘻哈音樂就一直渴望站上的地方,今年第一次站在夢想的舞臺上,瑞昂的激動之情溢於言表,雖然表演不算完美,聲音也聽起來難掩稚氣,但弟弟閃閃發光的雙眼讓我們看到瞭不一樣的少年嘻哈,賽後,瑞昂在與眾多粉絲合影交流後表示通過這次的比賽自己學習瞭很多東西,和其他Rapper的交流切磋也讓他看到瞭自己的不足和缺陷,同時願意付出更多努力繼續完善自己,我們期望他再次來到地下8英裡舞臺,再次向冠軍發起挑戰,我們期待成長中瑞昂能夠帶來更優秀作品,更飽滿的激情給粉絲朋友們展示不一樣的“瑞昂style”!

2ne1回歸在即 CL新專輯預告照曝光(圖)

2ne1 CL 2ne1正在籌備新專輯     read 韓國組合2NE1(2NE1的中娛微博)經紀公司YG 25日下午通過YG LIFE博客公開CL的宣傳照。     黑白照片中CL是網紗絲襪與豹紋高跟鞋的裝扮,些許凌亂的發型展示自然又強烈的感覺。公開的照片上有“ARE YOU READY”的文字,預告2NE1回歸。YG還上傳另外一張照片,2NE1新LOGO下寫著“2NE1 COMMING SOON!”。     此前YG曾透露2NE1 7月回歸,另外2NE1 7月28日和29日兩天將在首爾奧林匹克體操競技場舉行演唱會,拉開2NE1第一次世界巡演的序幕。     YG方面表示:“2NE1首次世界巡演‘New Evolution’中有邁克爾傑克遜‘THIS IS IT’演唱會編舞傢TRAVIS PAYNE與碧昂絲巡演樂隊的Divinity Roxx等人參與”,2NE1從首爾開始將先後到亞洲、美洲、歐洲等地巡演。 中國娛樂網稿件,未經允許,禁止轉載!

2019 銀川樂堡開躁音樂節完美收官 極致躁動點燃大西北

7 月 13 日-14 日,銀川樂堡開躁音樂節在中國花卉博覽園盛大舉行,趙雷、新褲子、萬能青年旅店、那吾克熱-NW 等二十六組大牌陣容齊聚銀川,帶來瞭一場風格多元的音樂盛宴。第七年駛進西北銀川的樂堡開躁音樂節,場地全新升級,躁動不減,國際范十足的夏日狂歡,吸引瞭來自寧夏、內蒙古、甘肅、山西等地超過 3 萬的年輕人參與,成為西北地區樂迷、乃至年輕人心目中一年一度“放開玩”的節日。   大牌音樂陣容輪番登場,唱響塞上江南   今年的銀川樂堡開躁音樂節共設兩大舞臺,搖滾、民謠、說唱等多元風格陣容令現場吶喊聲從不間斷!   在開躁舞臺,民謠代表歌手趙雷用純粹的歌聲撥動人們的心弦,傳奇搖滾樂隊萬能青年旅店的一首首經典曲目沖擊著觀眾的神經,萬人大合唱的音浪在銀川的上空不停回蕩。   在熱播網絡綜藝中大放異彩的新褲子樂隊與刺蝟樂隊也賺足瞭尖叫聲。新褲子將現場變成瞭一個大型蹦迪現場,萬人熱舞嗨翻天;刺蝟則用音樂帶著樂迷們年輕的夢沖上九霄, 實力詮釋著永遠年輕的搖滾精神。   刺蝟樂隊以《樂隊的夏天》人氣單曲《馬馬嘟嘟騎》開場,新褲子表演現場萬人迪斯科,為樂迷帶來無限驚喜   而在樂堡舞臺,除瞭南無、佈衣等實力搖滾樂隊,還有《中國新說唱》的人氣選手天山三子——那吾克熱-NW、Max 馬俊、多雷以及重慶說唱領軍人物小艾 EYE 相繼登場, 用說唱將現場氣氛推向一個又一個高潮! 《中國新說唱》人氣選手首次登陸銀川,即引爆現場說唱風暴   今年樂堡啤酒更聯合網易雲音樂《Stage 舞臺》節目,在銀川樂堡開躁音樂節現場進行節目錄制,南北兩大開躁勢力齊聚銀川,來自新疆的說唱廠牌西部燥音和 OHO,與重慶 GO$H! MUSIC 的小艾 EYE、Bridge 佈瑞吉、王齊銘 WatchMe,來瞭一場南北說唱混戰,令樂迷們驚喜不已!   錄制現場不劃分特定舞臺區,讓藝人說唱與粉絲尖叫完美交融,展現瞭舞臺無處不在、音樂不分彼此的說唱精神   N種大牌玩法掀起銀川玩樂狂潮,放開玩就現在   過去六年,樂堡啤酒一直堅持用國際多元的新潮玩法帶給西北更多音樂以外的驚喜。今年隨著場地的全面升級,玩法上也持續創新,給愛打卡的年輕人們準備瞭 N 種花式大牌玩法,創造瞭西北夏日玩樂新體驗。   第五代樂堡超級酒鎮——魔方酒鎮空降銀川,成為瞭到場樂迷的必去之地。魔方酒鎮集售酒、社交與電音舞臺於一體,為樂迷們打造瞭一個開放多元的空間。今年銀川樂堡開躁音樂節更在酒鎮開設 After Party,讓意猶未盡的樂迷們在兩大舞臺演出結束後,繼續伴隨著潮酷電音在燈光矩陣中肆意蹦迪,盡情釋放!   除此之外,互動區域也是年輕人們的心頭好。休息區集結瞭歷年來銀川潮咖們的時尚街拍,換裝區裡年輕人們紛紛換上躁野造型,而塗鴉區則是大傢的打卡聖地,超酷的塗鴉作品成為瞭潮人們釋放腦洞和合照的絕佳背景, 為銀川特別定制的野戰水槍區,隻管盡情釋放野心!   以音樂為切口,樂堡啤酒為年輕人帶來一線國際潮流體驗   樂堡啤酒始於 1880 年歐洲,是一款為全球年輕消費者打造的時尚啤酒品牌。樂堡啤酒對音樂的熱愛深植於品牌基因中,一直積極贊助全球音樂及文化活動,包括世界上規模最大的英國格拉斯頓伯裡音樂節(Glastonbury)、羅斯基勒音樂節(Roskilde)、EXIT音樂節、和 Reading 音樂節等,深受全球年輕人喜愛。   自從 read 2012 年進入中國,樂堡啤酒一直致力於把全球潮流音樂節玩法帶給全國年輕人, 樂堡開躁音樂節在數十個城市不間斷放躁。其中,連續舉辦瞭七年的銀川樂堡開躁音樂節, 已經成為瞭西北地區最受矚目的年度盛事。其影響力與輻射力已經超越瞭地域、及音樂圈層,吸引更多地區與圈層的年輕人們參與其中,為中國年輕人帶來一線的國際潮流玩法體驗。   接下來,樂堡開躁音樂節會繼續駛向更多的城市,並持續探索音樂玩樂新方式,與更多的年輕人們一起放開玩就現在!

2ne1回歸在即 CL新專輯預告照曝光(圖)

2ne1 CL 2ne1正在籌備新專輯     韓國組合2NE1(2NE1的中娛微博)經紀公司YG 25日下午通過YG LIFE博客公開CL的宣傳照。     黑白照片中CL是網紗絲襪與豹紋高跟鞋的裝扮,些許凌亂的發型展示自然又強烈的感覺。公開的照片上有“ARE YOU READY”的文字,預告2NE1回歸。YG還上傳另外一張照片,2NE1新LOGO下寫著“2NE1 COMMING SOON!”。     此前YG曾透露2NE1 7月回歸,另外2NE1 7月28日和29日兩天將在首爾奧林匹克體操競技場舉行演唱會,拉開2NE1第一次世界巡演的序幕。     YG方面表示:“2NE1首次世界巡演‘New Evolution’中有邁克爾傑克遜‘THIS IS read IT’演唱會編舞傢TRAVIS PAYNE與碧昂絲巡演樂隊的Divinity Roxx等人參與”,2NE1從首爾開始將先後到亞洲、美洲、歐洲等地巡演。 中國娛樂網稿件,未經允許,禁止轉載!

2NE1用鸚鵡做道具被指虐待小動物 經紀公司已出面道歉

2NE1成員CL     韓國女子團體2NE1(2NE1的中娛微博)最近在節目中表演新曲,不過其中一名成員在表演時,卻帶著一隻鸚鵡登臺,引發動保人士抗議,認為動物對燈光很敏感,這無疑是虐待牠們;對於動物保護組織的指責,2NE1所屬經紀公司也正式公開道歉,表示未來不會再帶動物上臺演出。     韓國歌唱節目片段:《Are you ready?》     韓國女子團體2NE1發表新曲,一出場氣勢如虹,不過仔細一看,成員CL的右肩上站著一隻活生生的鸚鵡。表演中帶著一隻鸚鵡登臺,雖然吸引眾人目光,但是卻也引發討論,因為有動物保護組織指出,鳥類對光和聲音都非常敏感,帶著鳥類登臺,就等於是虐待牠們。     2NE1邊唱邊跳,但是肩膀上的鸚鵡卻需要靠不停展翅,才能站得穩,不隻有鸚鵡變成表演道具,舞臺邊還有黑白天鵝,雖然有人大贊2NE1表現出色,但是也有觀眾批評,認為帶著動物上臺表演就是虐待動物。 read     事後2NE1的經紀公司也為這件事正式道歉,更表示未來2NE1演出時,將不會再帶著鸚鵡或是任何動物登臺。 中國娛樂網 禁止轉載

秦川也笑著走到她跟前,用手摸了摸她的腦袋,什麼話都沒說。

這一摸,小Kiera的眼淚不爭氣地又流了下來。 她上前一步,一把抱住了秦川,把頭埋在他的胸前,激動不已。 秦川不明所以,這是怎麼了? 見到偶像激動成這樣? 還是怪大家隱瞞身份,覺得委屈了? 他輕輕拍了拍Kiera的後背,安慰道:「我們天天都很開心的小Kiera,怎麼哭起來了?是怪我們沒告訴你身份,生氣了嗎?」 Kiera搖搖頭,擦了擦眼淚,哽咽道:「不,不是的,我這是感動的。」 秦川笑道:「好了,我們趕緊上車,得連夜開車離開。 不然等明天早上,就要大堵車了。」 Kiera點點頭,鬆開了抱住秦川的手。 眾人一起把樂器往儲藏室放,然後就上車,直接開車離開。 這是主辦方特意提醒他們的。 大部分樂迷今晚仍會留下進行最後的狂歡,連夜離去的畢竟是少數。 可等到明早,所有參加伍德斯托克音樂節的樂迷們,都會開始離開。 十幾萬人同時撤離,不堵車,是不可能的。 所以,主辦方通知所有樂隊,如果可以,還是連夜開車離去為好。 於是,秦川等人就打算連夜撤離,他們可不想明早遇上個大擁堵。 在貝塞爾小鎮範圍內,開的還不算快,因為總有一些連夜離開的車輛一起。 出了小鎮範圍,上了回紐約的大公路,車輛就少多了。 車子開的飛快,加速朝著紐約開去。 而車內,奇點樂隊眾人因為演出完后,都有些疲憊。 所以,只聽見Kiera一個人在嘰嘰喳喳的講著話。 秦川等人就聽她說著,偶爾答應幾句。 Kiera講著自己的過去,講著自己的經歷。 訴說著如何喜歡上《Yellow》,如果迷上奇點樂隊。 偶爾還撒點嬌,抱怨奇點樂隊眾人,這兩天瞞著身份戲弄她。 然後又聽她講著因為鄰居阿姨,如何喜歡上了音樂。 Kiera不停地說著,是音樂給了她無窮的力量。 秦川他們聽著小Kiera的慢條斯理的講述,逐漸都為她的故事動容。 這位小姑娘,原來如此不幸。 有父母還不如沒有,至少不會受到那麼大的心靈傷害。 可她沒有變成問題少女,依然保持積極陽光的態度面對生活困苦。 如今父母遠走,在米國這個人情寡淡的社會,她孤身一人在大都市生存,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可想而知。 大家在小Kiera的臉上,沒有看到過抱怨,沒有看到過叛逆和哪怕一絲反社會舉動。 她臉上一直帶著的笑容,並不是堅強的偽裝和自我保護,而是發自內心的善良和對生活充滿希望。 秦川眾人自問,如果易地而處,絕對做不到她這樣。 小Kiera真是個天使啊,大家在心裡紛紛這樣認為著。 聽到她在不斷說著自己如何如何努力,在學著創作音樂,而且已經寫了不少小作品。 那天秦川等人,在酒吧唱的,就是她自己所做。 明遠調侃道:「哈哈哈,原來那首歌是你自己寫的啊。別是被男朋友甩了,哭個沒完,才寫出來的吧?」 「才不是呢,Kraken(水怪)先生。 那是去年,我暗戀的一位男生,離開紐約后,我寫的。 我還沒有正式談過戀愛呢。」小Kiera害羞地解釋道,還朝著秦川看了一眼。 明遠奇怪道:「哇,小Kiera這麼美,居然都沒有談過戀愛。 你們學校的男生都是瞎子嗎?」 「不,不,有很多人追求我的,是我自己不想談。」小Kiera忙又解釋道。 明遠問道:「這是為什麼呢?校園戀情,那可是世間最美的事情之一。」 小Kiera沉默了,突然低下頭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秦川瞪了明遠一眼,怪他口無遮攔,什麼問題都亂問。 有些問題,看似普通。但是對很多人來說,說不定就戳到別人內心最痛的地方。 他摸了摸小Kiera頭安慰道:「不想回答的話,就不用說了,沒關係的。」 「不是的,好運先生。 是我害怕戀愛,我怕再美的愛情,最後也會像爸爸媽媽一樣。 我不想那樣,那樣心肯定很痛。」小Kiera抬起頭朝著秦川解釋道。 秦川又安慰道:「沒關係的,遵從你的本心就好。等某一天,有一個男人真的讓你覺得安全了,再去開始一段戀情也不遲。」 […]

「你嫉妒我!」

亨利曼冷冷的笑着,她不想說什麼,為了成為明星,為了唱歌,她比經紀人努力了十倍,但是經紀人卻只能看到她的風光,看不到自己背後付出的努力。 「哼,實話告訴你吧,這個月過去,和你的合同到期,我就到了曼陀羅的手下,她給我的工資,你永遠也給不了我!」 「還有,你的水杯內別我放了粉末,所以你的嗓子沙啞,哈哈哈……」 經紀人得意的對着亨利曼說着,然後便是走到舞台的邊角,看着曼陀羅的表現。 亨利曼的心好像被撕裂了一下,經紀人嫉妒自己,卻不嫉妒跟她一樣名氣的曼陀羅,這種心理簡直是變態,她的大腦轟隆一下,剛才那杯水,就是被經紀人放了粉末的水。 此時throughmybiood的前奏結束,曼陀羅開始拿着話筒演唱。 「Canttouchnothingbouttheworld,這世界我觸摸不到什麼,Butthetruthalmosthasrevealed,而真相早已顯露,Thensmashoutthefuturetold,未來衝破所有向我們招手,Itstimetoendthesemiseries,是時候結束這苦難……」 勁爆的音樂被曼陀羅演唱出來,無數人都是歡呼著,一聲又一聲的歡呼聲響起,那優美的聲線,讓所有人都尖叫着,在場的人都是激動萬分。 此時葉飛拿出一張爆破符咒,然後拿出一根筆,在桌子上開始修改著符咒,葉飛加了一些陰陽術。 很快,曼陀羅便是演唱完畢,台下的兩萬多人,全部都是站起來鼓掌著。 「曼陀羅!」 「曼陀羅!」 「曼陀羅~」 觀眾們全部都吶喊著曼陀羅的名字,所有人都是激動萬分,亨利曼看着曼陀羅完美謝幕,內心一片悲涼。 「來,吃下這張紙。」 葉飛拿着那張符咒便是來到了亨利曼面前,對着亨利曼說着。 「啊?」 亨利曼疑惑的看着葉飛,自己已經很絕望了,葉飛竟然還讓自己吃紙。 「吃下這張紙,你的嗓子就好了。」 葉飛對着亨利曼鄭重的說着。 「別鬧了,我沒有心情。」 亨利曼閉上眼睛,對着葉飛說着,她現在很煩,葉飛直接掐住亨利曼的嘴巴,把符咒塞進亨利曼的嘴巴里,葉飛最後用內力一拍亨利曼的腦袋,亨利曼一口就是吞下了那張符咒。 「你瘋了!」 亨利曼站起來,對着葉飛大叫着,她覺得葉飛是不是不正常。 「上場,現在該我們表演了。」 葉飛沒有管亨利曼的情緒,拿着兩個話筒,拉着亨利曼來到舞台上。 「感謝大家的捧場,剛才只不過是一場玩笑,現在真正的主角登場了!」 葉飛對着兩萬觀眾說着,無數的觀眾都是睜大眼睛看着葉飛和亨利曼,不知道又發生了什麼,一個個雲里霧裏。 「嘖嘖,又要搞事情了。」 曼陀羅對着經紀人說着,臉上帶着笑意。 「她的嗓子已經啞了,搞事情,哼,不可能。」 經紀人對着曼陀羅說着,眼神之中帶着得意洋洋。 「讓他們唱吧,非要自取其辱,哼哼。」 曼陀羅也是笑意盈盈。 「現在,我和亨利曼,將為你們清唱throughmybiood。」 葉飛說完,便是拿着話筒開始唱着。 「Canttouchnothingbouttheworld,這世界我觸摸不到什麼,Butthetruthalmosthasrevealed,而真相早已顯露,Thensmashoutthefuturetold,未來衝破所有向我們招手,Itstimetoendthesemiseries,是時候結束這苦難……」 葉飛扯著嗓子便是開口唱着,沒有伴奏,沒有音樂,全場只有葉飛的聲音,葉飛一開口,瞬間讓所有人驚訝,葉飛的聲音竟然是女子之聲,聲音勁爆,優美動聽,隱約之間還帶着一絲女性的狂野。 兩萬多人都是驚呆了,震驚的看着葉飛,葉飛這一口清唱,讓所有人都是內心觸動着,比曼陀羅唱的好聽多了,葉飛的聲音加了一絲狂野。 「哇!太好聽了!」 「清唱啊,這個人是誰?明星嗎?」 「我的天啊!我要死了,啊啊啊啊!太好聽了。」 兩萬多觀眾瞬間炸鍋,無數人都是站起來歡呼著,他們的情緒又被點燃了。 「怎麼可能?怎麼會?這個人是誰?清唱都這麼好聽?」 曼陀羅臉色一陣難看,她聽到葉飛的聲音,帶着那麼多的狂野唱這首歌,讓曼陀羅自慚形穢,因為比她唱的不知道好聽了多少倍。 經紀人瞪大了眼睛,原來葉飛真的有實力,簡直是實力唱將。 「該你了,快唱!」 葉飛唱完一段后,對着亨利曼說着,亨利曼站在葉飛的身邊,早就驚呆了,沒想到葉飛唱的這麼好聽,葉飛的聲音,宛如從天界而來。 「唱啊!」 葉飛再次提醒著亨利曼。 「可是我……」 亨利曼有些急躁,知道自己的嗓子已經不行了,必須過一段時間。 「相信我,唱!」 葉飛催促着亨利曼。 「哼,她唱不了,我下的東西,我自己知道,她的嗓子起碼十天才能好。」 […]

孩子降生一個多月後,阮思嫺便開始了返崗培訓,在日常照料上反而是傅明予做得比較多。

傅明予對女兒並沒有過分的親暱,卻在生活方面展現了非凡的耐心和細緻,比如給小孩子剪指甲這種事情他從來不讓阿姨去做。 有時候她回到家裡,看見傅明予抱着孩子坐在院子裡拿着奶瓶餵奶,一身筆挺的西裝配着這樣的動作,那畫面奇異又和諧,一度讓她覺得不真實。 作爲一個父親,傅明予很稱職,但他似乎又有一些惡趣味。 比如老是對着這麼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叫”廣志”。 這當然不是大名,但是他叫得多了,孩子一聽到就有反應。 “廣志廣志廣志!你對這兩個字是有什麼執念嗎?” 阮思嫺氣得不輕,很心疼自己的女兒攤上這麼一個小名,”以後她長大了跟別人說‘我叫廣志’,同學不會笑話她嗎?” “廣志有什麼不好?”傅明予死不悔改,”定心則不亂,廣志則不隘,爸爸取的這個名字很好。” 阮思嫺沉沉地嘆了一口氣。 廣志就廣志吧,總比大志好。 但或許是在出生前就被安了這麼一個小名,孩子未來的路似乎就被傅明予一不小心說中了。 當然這是後話,目前來看,孩子的性格讓阮思嫺有些擔憂。 孩子已經一歲了,她還沒開口說話,別的孩子一般十個月左右就開始叫爸爸媽媽。 阮思嫺經常湊在嬰兒牀面前低聲哄她:”寶寶,叫媽媽。” 孩子只眨眨眼睛。 “叫媽咪也行。” 依然沒有迴應。 阮思嫺皺着臉回頭看傅明予:”她都不叫人。” 傅明予笑了笑,很自信地走上前,彎腰握着小手手,”廣志,叫爸爸。” 他的寶寶盯着他,緩緩張嘴。 傅明予眼裡染上笑意,而阮思嫺緊緊屏息。 憑什麼?! 但她的孩子沒有讓她失望,雖然張嘴了,但只是打了一個大大的哈切,翻過身閉眼睡了。 全身都寫着”睡了勿cue”幾個字。 傅明予:”……” 阮思嫺樂不可支。 “你笑什麼?” 阮思嫺沒注意到傅明予的眼神變化,笑得栽進沙發裡,”我不笑難道要哭嗎?” “哭嗎?”傅明予沉吟,”也不是不可以。” read 阮思嫺的笑戛然而止,僵在嘴邊。 “傅明予,這大白天的你做個人吧。” 他擡手,食指勾着領結往下一扯,眉梢擡了起來,眼裡帶着些意味明確的笑意,”不太好,我捨不得讓你生第二個。” 阮思嫺:”……?” 也不知道是不是一孕傻三年,她直到被哄進了房間才反應過來傅明予那句話的意思。 – 除了不說話以外,傅廣志小朋友也不愛玩玩具,抓週的時候面對滿桌子的書、算盤、錢幣、寶葫蘆、印章,她似乎也提不起興趣看,在四周親人的殷勤目光圍攻下拎了本書意思意思。 阮思嫺覺得孩子可能像她,於是抱着去置物間給她看那一屋子的航模。 但孩子還是低着頭玩兒自己的手。 “這孩子是不是有些內向啊?”這時候的阮思嫺已經復飛,在家的時間不多,對此產生了愧疚,”是不是我們陪她的時間太少了?” “內向也很好。” 傅明予雖然這麼說,但卻想從另一方面去探究孩子的性格。 他開始發掘女兒的藝術天分。 某天早上,阮思嫺休假起得晚,醒來見牀邊大小兩個人都不在,外面卻有隱隱的音樂聲。 阮思嫺尋着聲音走出去,在二樓大廳看見了鋼琴前的傅明予,以及窩在他懷裡的傅廣志小朋友。 清晨的陽光透過落地窗灑在父女兩人身上,那個男人背脊挺拔,彈奏鋼琴的時候將優雅兩個字演繹得酣暢淋漓,懷裡又抱着小寶寶,增添了幾分溫柔。 阮思嫺負着手,悄悄走到他身後,彎腰把下巴靠在他肩膀上,看了一眼樂譜架上的文字。 “帕格尼……尼練習曲,她聽得懂嗎?” “聽不聽得懂不重要。”傅明予十指在琴鍵上流暢地跳躍,神色淡然,”情操要從小陶冶。” “哦……你是不是忘了我懷孕的時候,你也這麼做過。” “嗯?” “那時候我睡着了。”她按住傅明予的手,示意他往懷裡看,”我覺得女兒這點隨我。” 傅明予低頭,長嘆了一口氣。 傅廣志小朋友在他懷裡睡得很香。 關於寶寶內向這件事,兩人不再強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