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賦能力:過目不忘、吞金強體。

技能:完全逆轉、莫莫果實強化、王威。

血脈:寫輪眼(永恆萬花筒)。

裝備:天命刀(玄級刀靈)

、靈植空間(2級)。

血脈技能:天照之炎、月讀、須佐能乎、神威。

輔助技能:採藥術(1級)

、庖丁術(1級)、辨礦術、鑄造術、通語術。

物品:萬能膠囊(永久性)

、詭異石蛋、煉器鼎、白蓮機甲。

……

葉辰連忙施展了通語術,下一秒只聞葉辰周圍那些亂七八糟的語言,全部都變得能夠被聽懂了。

有人再說這傢伙是哪來的啊?

也有人好奇這傢伙身上穿的的是什麼?

葉辰此刻是聽的清清楚楚!

「總算不用再聽這些亂七八糟的聲音了!」

葉辰不禁鬆了口氣,表情也是恢復如常了。

。 鄺雲坐在傅鑫的後車座上,離得很遠就看到了一個人,熟悉的讓她心驚。這輩子她努力的壓制自己,告訴自己,這輩子絕對不能再遇上,所以一直沒有去打聽那家的事情,沒想到還是遇上了。

是不是他?是不是他?鄺雲一瞬間心亂如麻。

傅鑫蹬了幾下,就看到了站在衚衕口的白墨宸和汪致遠。他招了招手,白墨宸也招了招手,表示自己看到了他。

「有人來接我們了。不用去公園門口了!」傅鑫都想哭了,幸虧這倆人還有點良心,想著出來接應一下自己。

「誰?是熟人?」鄺雲從剛才他招手,心裡就是一驚,難道還是親戚?可隨著車子越來越近,她就知道,這不是他!

無形之中鬆了一口氣,鄺雲覺得自己活了過來。要是真的是熟人,那自己真的會難受。

「是我倆妹夫,一會兒介紹你們認識。一個訂婚了,另一個也快了。」傅鑫使勁蹬了幾下,就騎到了白墨宸和汪致遠的跟前。

鄺雲戳了一下傅鑫的後背,示意他放自己下來。傅鑫一歪車子,讓她下來。他自己推著車子。

「小白,致遠。就你倆還有點良心,知道出來接我。」傅鑫可算是見到親人了。

「大哥,小火和小水都怕你找不到,我倆才出來的。」汪致遠看到鄺雲,知道這就是大哥的對象了。

「那咱們先進去吧,人都到了。」白墨宸瞥了一眼鄺雲,看著這個女同學也是軍隊出來了。一舉一動都是軍人的特點。

幾個人一前一後走進了院里,鄺雲的目光在白墨宸身上停留了一下。白墨宸略有所覺,微微點了點頭就移開了目光。

鄺雲心下落定了,這不是他,只是長得有點像而已!等一下,姓白?難道……

她來不及多想,腳步跟上了他們。這是第一次在傅家人面前亮相,自己要保持好儀態。她整了一下頭髮,臉上保持著微笑,進了堂屋的門。

「大哥,你來了。是不是沒找到路啊?這個地方確實不好找,剛才致遠都迷路了。」傅淼迎了上來,這會子只有她和苗珊珊在。

傅焱去了店家的後院,店家知道傅焱會把脈,想請她給自己家孩子看看。孟藹川就跟著一起去了,店家是他的一個朋友,他比較熟。

「鄺雲,這是我大妹妹。傅淼。這位是苗珊珊,她對象出去了。你一會兒能見到。這是鄺雲。」傅鑫給她們介紹了一下。

「你好,我是傅淼。」

「傅淼,我是鄺雲。經常聽你大哥提起你。果然很漂亮!」鄺雲對這個上一輩子就認識的小姑子。印象還是很好的,跟上輩子的愁苦不同,這輩子傅淼變得明艷大氣,本來被人所不喜的那股子冷淡,也很好的中和了。

「謝謝雲姐誇獎,我倒是羨慕你身上這股子軍人風姿。看著心裡就敞亮。」

「鄺雲?你是雲姐姐?」苗珊珊突然說了一句,她以前認識鄺雲。

「你是小不點兒?」鄺雲看著眼前的人,和小時候那個小妹妹重合到了一起。

「是我,是我!雲姐姐,自從你舅舅調走我們有好多年沒見過了!」苗珊珊沒想到她就是傅鑫大哥的對象。

「真的很多年沒見了,我都認不出你來了!」鄺雲看著眼前的小妹妹,腦海中掀起了驚濤駭浪,她上輩子這個時候,已經去世了好幾年。

而眼前的人,不只是活蹦亂跳,而且還很健康。絲毫沒有生病的跡象!

「白墨宸,快來幫忙啊!魚竿撐不住了啊!」

正當她跟苗珊珊敘舊的時候,那邊傳來一聲喊,鄺雲猛地一轉頭,白墨宸!他是白墨宸!?這一波連著一波的意外,讓她有點不知所措。

她很快冷靜了下來。自己重生回來,就說明不是個例,自己能重生,別人未免不可以。重生回來解除了自身的危機,這都是有可能的。

「雲姐姐,雲姐姐?你怎麼了?」耳邊響起了苗珊珊的聲音。

「哦,沒事。我是聽到那邊有人釣魚,一下子被吸引了。」鄺雲掩飾道。

「那我們出去看看吧,他們在池塘里釣魚。」傅淼開口提了建議,引著鄺雲往那邊去了。

趁著她和苗珊珊說話的時候,傅鑫已經過去了,看見鄺雲過來興奮的招手。鄺雲心裡的結一下子就開了,不管別人怎麼變,傅鑫變的更好了。那自己還在意別人做什麼?她已經打算切斷過往了,自然不在意這些了。不過,她很快會得到答案,

「鄺雲,快來。這條魚夠大的!」

鄺雲走了過去,傅鑫又給她介紹了傅森和傅垚。鄺雲對上輩子沒有的這個弟弟,自然也是關注,還有一種不可察覺的喜愛。

「很熱鬧啊,大哥,你的同學呢?」傅焱從內院走了出來。這家的孩子是掉魂了,剛才傅焱給他叫了回來。

鄺雲一打眼就有種感覺,苗珊珊,白墨宸,傅垚,所有人的這些變化。都是因為眼前這個姑娘,傅鑫的二妹妹——傅焱。

「鄺雲,這是我小妹妹。傅焱。小火,這是鄺雲,你要叫姐姐。」傅鑫給她倆介紹了一下。

「雲姐姐你好,我是傅焱。」傅焱伸過手去,同時她不自覺的在打量著鄺雲。

「你好,傅焱。」鄺雲挺直了腰板,十分嚴肅地跟傅焱握手。握完手倆人還未說話,身後就響起了一聲戲謔。

「傅焱,你們怎麼搞的像首腦會見一樣啊!」孟藹川從屋裡出來了,手裡還拿著一個盒子。直接塞給了傅焱。

「給。這是任鵬給你的謝禮。」

「我不是說不要嗎?今天這飯錢就抵了。」

「他的心意,不是啥值錢的,你可能能用到。你打開看看。」孟藹川催促道。

眾人都好奇,這到底是啥,所以傅焱就打開了。沒想到自己還真的能用到。

傅焱拿了出來,通體黑色,上邊的小字是金粉塗上去的,顯得十分的高大上。傅焱拿在手裡顛了顛,這木頭應該是黑檀做的。

不錯,確實是自己能用到的。只不過自己用不到,可以傳給傅垚。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最新章節、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自習君、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全文閱讀、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txt下載、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免費閱讀、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自習君

自習君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快穿]萬人迷光環、[綜英美]都怪我太可愛!、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

。 林嬌現在的想法就是怎麼好好地規劃自己空間超市。

超市本身規劃是很合理的,但是庫存里的東西需要擺放進來就有些擁擠了,不方便自己以後拿取。

這裏需要提一下的是,原本放收銀台的地方不見了擺放購物車的地方也只餘下一台,空了不少人地方出來,而服務中心區卻在。這個服務中心區內還放着整個超市的名煙名酒並管理者大小几百個客戶儲物櫃。

突然儲物櫃消失了一部分,林嬌沒慌!因為消失的瞬間馬上腦海有信息傳來,儲物櫃留下了99個,需要林嬌將它們填滿。

至於填什麼?亂世黃金盛世古董,能在後世值錢的就行。你懂我懂大家懂!

「就是說嘛,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原來在這等着我吶!」林嬌看到這些后吐出口這麼句話。

也好,買賣買賣嘛,這樣自己使用也安心。穿越都出現了,現在這些算是小兒科啦!至少林嬌現在比起三個小時前淡定多了。

交易時間是二十年!也就是說如果林嬌二十年內按要求填滿了這99個儲物櫃那這個空間超市的永久擁有權就歸林嬌所有,反之就會收回。

目前超市內所有商品都歸林嬌所有,十二小時后收回超市倉庫。林嬌沒那麼多時間想其他,目前還是規劃完空間要緊。

盛庆 令林嬌沒想到的是,僅僅花了不到三個小時的時間就全部整理好了,所以說意念操控什麼的不要太方便啊!

看着琳琅滿目的商品,林嬌的心落了一大半的地。剩下的一小半就是考慮怎麼在這個動蕩不安的年代生存問題了。

天大地大吃飯最大!忙了這麼長時間也有點餓了,熟食區不少麵食類食物冷盤也有不少。這些東西看着多卻是沒庫存的,看着也就是夠她一個人三個月左右的量。

吃了兩個包子夾了幾口冷盤,這感覺真好!本來就是傍晚穿越的又忙活了這麼久,反正超市賣床單被套的地方有床,現在就先徵用一下吧!

就在林嬌熟睡中空間發生了變化,這一切在林嬌睡醒后立馬感覺到了。

原本的超市內倉庫不見了,連暗門都找不到了,當然這一切林嬌是事先就知道的也沒多驚訝。只是腦海中最後浮現的東西讓她更加了解空間了。

時間空間靜止,不管她什麼時候進的超市空間呆多久外面的時間不變,空間內時間空間同樣靜止。

林嬌沒有去想那些什麼:為什麼空間內通電啦?為什麼裏面恆溫啦?為什麼連牆上的掛鐘都停止啦?時間永恆只要你耐得住寂寞相待多久都行?(當然,這倒是不可能。哈哈,這個真是想多了!)總之一切好像就應該這樣的。

所以說當時你進去是什麼狀態出去還是什麼狀態。那她剛在空間吃的不白吃了?也~也白睡啦!

唉,林嬌現在想的是出去后該怎麼辦?其他都好說,就是這個身份問題啊……

不管了,先把身上的裝扮換一下才行。

跑到服裝區挑了一身符合這個年代風格的衣服鞋子,丸子頭打散梳成兩個麻花辮。

再跑到化妝品區給自己膚色調暗了一點點,沒辦法林嬌生的好,皮膚更是白的好,要是不改變一下出去立馬會被關注的吧!

這個年代幾家能吃飽?白白胖胖的林嬌突然出現不被圍觀才怪!

其實林嬌不算胖,160的個頭53公斤算是嬌小的啦。但是在這個時代就算的上有肉一族啦。

。 籃子虛弱的笑了笑:「郡主總是喜歡開玩笑。」

「你養點精神,見完了孤鶩,我帶你回家。」裴謝堂的聲音很柔軟溫柔:「好不好?」

「好。」

籃子看着她,半晌,點了點頭。

賀滿袖轉身出去,讓黎尚稀放了孤鶩進來。

孤鶩直奔籃子的床榻邊:「籃子!」他喊籃子的名字:「你怎麼就這麼不聽話,我讓你乖乖在屋子裏等我的,你不聽,你……」

「大哥。」籃子打斷他,將死之人,她神色變得格外柔和:「你來看我了,我真高興。」

裴謝堂見孤鶩進來,便招呼其他人往一邊退去,留下位置給這兩人說話。孤鶩順利的在床邊坐下,籃子渾身都是血,臉色蒼白,他看得心裏內疚又痛苦,顫顫巍巍的伸出手去,將籃子的手抓住,他低聲說:「痛不痛?」

「不痛。」籃子笑着看着他,「大哥,我一點都不疼。」

「撒謊!」孤鶩冷聲說。

籃子便不再辯論。

孤鶩見她不說話,一顆心就直直的墜了下去,他緊緊抓着籃子的手,心中的恐懼無限放大,他的聲音不由自主就帶了幾分哽咽:「籃子,我們結拜的時候你說過,要陪着我一輩子的。我跟你承諾,我一輩子都做你的靠山,等你將來出嫁了,我也像高行止送王妃嫁妝那樣,替你添嫁妝。我還說,哪一天你成婚,如果從王府出嫁,我就背你出門,親手送到你的如意郎君手裏。籃子,你給我做護膝,你替我補衣服,你說等以後大嫂進了門,這些你就不方便做了,要現在都給我做好。你還說……」

他說一句,籃子的眼淚就滾了下來。

她啞聲:「大哥,對不起。」

「我不想聽你說對不起,你快點好起來呀。」孤鶩哀求她:「我沒有親人,我只有你一個親人,你不要那麼殘忍。」

「你沒了我,還有王爺,還有長天大哥,還有很多人。可是,我家小姐就只有我一個人。」籃子的聲音漸漸的弱了下去,但她臉上的笑容仍舊很暖。

她說:「孤鶩大哥,哪怕是去了地下,我也一定會護着你的。」

「不要去!你別去!」孤鶩慌了,他抓着她的手,一遍遍的說:「我不許你去,你聽到沒有?你說過,你都聽我的,都聽我的!」

籃子已漸漸說不出話來。

她說了很多話,身體里的氣力在一點點消失,她閉了閉眼睛,攢着力氣開口。

孤鶩急促的說着很多很多話:

「我不讓你去,你就不能去,長兄如父,你得聽我的!」

「我不能沒有你!」

「你走了,誰給我補衣服?」孤鶩慌忙將自己的衣衫拉過來,他方才到處找籃子的時候,衣服不知道什麼時候劃破了,他指着衣服上的破洞說:「你看,我的衣服破了,你不好起來,我就得穿這樣破破爛爛的衣服,你忍心嗎?」

「還有,我屋子裏沒熱水了,你不來,我以後就只喝冷水,我一口熱水都喝不上了!」